季戏
2019-06-11 14:16:16

  超级说客谷歌

  谷歌很懂政治,2009年在游说方面投入403万美元,同比增加42%

  孙卓

  一向以网络世界“十字军”面貌出现的搜索引擎公司谷歌,事实上很懂政治。在美国,这家公司是“主街”的超级说客。

  根据华盛顿追踪政治资金流向的独立研究机构“互动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 公布的数据,2009年,谷歌在游说方面共投入了403万美元,比2008年的284万美元增加了42%。

  目前,围绕着网络中立问题,支持中立的谷歌公司和反对中立的有线电视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都在美国国会和政府部门积极展开火热的游说。

  昨日,各方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提交最后的观点申述,作为10月份美国电信改革法案中有关网络中立问题规定的重要依据。

  而周二,华盛顿地区联邦上诉法院裁定,FCC无权强迫互联网供应商遵守网络中立性法规。允许网络服务提供商限制用户对视频网站的使用。这对谷歌、YouTube等网站不是一个好消息。

  角力网络中立

  目前广为接受的网络中立概念是指,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所有互联网用户都可以按自己的选择访问网络内容、运行应用程序并自主选择服务提供商。

  网络中立的概念首先由美国消费者协会提出,谷歌、苹果及亚马逊等科技公司对此大力支持,并希望美国国会就此通过相应法案。但拥有大量基础设施的有线电视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Comcast、AT&T、Verizon等) 则表示强烈反对,提供商们认为,无论是对有线还是无线来说,宽带资源都是有限的,而且在某些时候他们不得不对传输的数据作价值判断,以确定哪些数据需要进行优先传输。

  支持网络中立的IT公司认为,给予用户低廉的上网服务将推动加州硅谷的技术创新和有利于美国创造就业,而且,允许新闻和信息的自由流通将避免政府在管理互联网上担任过多的角色。

  但是,反对网络中立的电信服务供应商认为,网络中立将让美国电信业的未来“越走越窄”,因为网络中立要求电信供应商以低廉的价格为竞争对手传输数据,这会造成投资者撤资,而且电信公司也将无法通过他们强大的信息网络和收入建立新兴商业,为消费者提供独特的集娱乐、软件、游戏和智能电话于一体的服务。

  电信供应商提出,这些服务可以通过诸如AT&T和Appple或eBay展开合作,Verizon和Yahoo或Sony展开合作实现。这些合作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把使用谷歌的互联网用户“挖走”。

  目前,包括微软在内的IT公司以及众多电信服务供应商正在游说美国司法部,要求司法部对谷歌所提倡的网络中立论进行深入调查。这些公司指出,谷歌免费的和占主导地位的“搜索”和“地图”服务使得谷歌在产业竞争中获得不公平的优势,而谷歌的扩张很大程度上来自“不当”和“非法”地使用市场权力。

  不惜重金游说

  在网络中立的问题上,谷歌在华盛顿的一些智库投入了数目可观的资金,支持谷歌立场的相关研究。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 Foundation)目前开展的“开放科技计划”就是由一个专家小组专门就网络中立问题进行研究。当然,该计划的研究资金主要由谷歌提供。该基金会的媒体与沟通主管施耐德(Troy Schneider)之前还试图作出解释,“撇清”同谷歌的密切关系。“我们对谷歌的观点是非常敏感和注意的。我们支持‘网络中立’的观点,但不是因为谷歌的原因,在谷歌投入研究资金前我们一直都是支持网络中立的。”施耐德说。

  事实上,谷歌这些年来在政治游说上可以说不惜重金。

  据了解,2009年第四季度,谷歌在国会以及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展开过多轮密集的游说,去年10~12月份的游说支出就有大约112万美元。谷歌在国会和政府部门游说的重点项目集中在:在线广告的免费流通、专利改革、版权法、电子图书和互联网的开放。

  其中,谷歌2009年付给专门进行政府游说机构波德斯塔公关集团(Podesta Group)的游说资金就达到60万美元;付给华盛顿知名的金和斯波尔丁律师事务所(King & Spalding)32万美元、有着丰富国会游说经验的富兰克林集团(Franklin Square Group)24万美元;付给专长公共政策和政府管理关系游说的杜特扩全球(Dutko Worldwide)23万美元。而仅在波德斯塔公关集团,谷歌就雇用了15名游说人员在国会和政府进行有关宽带、隐私权、其他国家对互联网的限制、政府信息准入、在线广告还有智能电网方面的游说。

  挑战巨人AT&T

  谷歌同本届民主党政府的亲密关系也早就不是秘密。

  谷歌公共政策负责人戴维森(Alan Davidson)以及谷歌政策沟通部门主管布尔斯汀(Bob Boorstin)经常以业内专家的身份出现在美国国会和奥巴马政府有关电信和IT行业的各种听证会和决策会议中。谷歌前公共政策主管迈克劳林(Andrew McLaughlin)更是平步青云地当上了现任美国政府副首席技术总监。而在奥巴马竞选期间发动谷歌公司员工为奥巴马筹款达到78万多美元的谷歌首席执行官施密特(Eric Schmidt)更是奥巴马科学顾问小组中的“无薪顾问”。去年在华盛顿举行的美国商业主管会议中,施密特也因为同奥巴马政府的特殊关系而被安排坐在奥巴马的旁边。奥巴马也曾公开表示,他是网络中立论的一个“忠实拥护者”。

  千丝万缕的谷歌网络包裹下的个人和利益的关系,重金游说的努力让谷歌在华盛顿推动其议程上获得了得天独厚的优势。谷歌在递交给FCC的声明中曾要求FCC颁布一条法令,要求电信运营商及宽带服务商不能对互联网数据流量进行任何歧视性限制或收费。FCC随后就宣布,要求互联网提供商对所有各自网络内流通的数据给予公平对待。

  不过,让反对谷歌“网络中立论”的对手们感到欣慰的是,他们中也有“财大气粗”的有线电视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可以像谷歌一样,甚至比谷歌更慷慨地砸下重金,去雇用游说集团争取利益。

  在反对网络中立的阵营,AT&T无疑是老大哥。尽管AT&T同本届民主党政府的关系无法同谷歌相比,但财大气粗的架势却是谷歌望尘莫及的。根据记者掌握的信息,AT&T公司2009年仅国会的游说支出一项就达到1472.9673万美元,比谷歌全年的游说支出403万美元高出3倍还多。

  究竟鹿死谁手,最终仍需政治和金钱实力决定。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快速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