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嵌
2019-06-11 08:10:11

  郎朗 深圳、广州报道

  数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站成三条长队,一条警戒线将更多的求职者拦在了外面;照快相的老板正吆喝着“20元取相”……4月9日,深圳龙华富士康科技园南门的“普工”招聘点,热闹依旧。

  “农历新年后,就一直是这样的景象。”招聘点附近的一条马路上,一位算卦的老先生说。这里,他和十几位同行正若有所思地为一些还没找到工作的年轻人占卜着未来,生意同样火爆。

  然而,此时富士康这家全球最大的IT代工企业却陷入了始料未及的员工“自杀门”危机中,从1月23日一名19岁员工马向前突然死亡开始,到4月7日集中出现的三起员工意外死亡事件,在短短三个月中富士康出现了多次员工意外事件,已确定4人死亡。

  频繁的“自杀”与蜂拥的求职者

  对于2006年曾陷入“血汗工厂” 指责风波的富士康来说,最近频繁出现的员工意外事件,让其再次陷入了被动。

  4月9日,记者来到拥有30万员工的富士康龙华基地,与同处深圳的华为、中兴等规范的工业园相比,富士康位于宝安龙华镇的工厂并没有崭新的现代化大楼和气派的大门,看起来与遍布珠三角的出口型企业没有多大差别。令人震撼的是其规模,整个龙华镇几乎就是一座“富士康城”,大大小小的出租房和餐饮都在为其30万员工服务,分散的工厂周边贴满了为求职者提供内部招聘通道的 “黑广告”以及每月350元起的房屋出租广告。

  接二连三的跳楼事件,似乎没有影响到从全国各地蜂拥而至的求职者的热情。

  在龙华富士康南门的招聘点,一位来自四川的女孩李爽(化名)刚刚下火车就赶了过来,手中还拉着重重的拉杆箱。她告诉记者,“听同乡的姐妹介绍,富士康是深圳最大的企业,所以我就过来碰碰运气。”

  对于最近发生的员工自杀事件,她表示自己在来的路上已经在报纸上看到了,“但是这应该是个别现象,对于没有收入的我来说,找到工作是第一位的”。

  据在招聘点附近照相馆的老板介绍,富士康普工招聘点的火爆已经持续了几个月,在珠三角工厂普遍面临用工荒的情况下,富士康却有源源不断涌来的80后、90后新员工前来应聘。

  在富士康科技园的南门外,间隔休息的几位富士康员工正在垃圾筒旁边抽着烟,谈论着最近发生的几起跳楼事件。其中一位来自湖南的员工小刘告诉记者,“几十万人的一家工厂,一年有几个跳楼的,没什么不正常。”

  “员工内心都有一种不平衡”

  尽管表面看来一些富士康员工对于连续发生的跳楼事件已经有些习以为常,然而他们对于富士康的管理确实有话要说。

  “出现这么多的员工自杀,多少与富士康内部的管理模式有关。”一位自称被学校“卖”到富士康的员工张伟(化名)告诉记者,“我所在的车间有300多人,其中又分为主任、科长、班长、组长四个层级,这样普通工厂的声音很难传递到上面,老板的决策和对员工的体恤也无法传递下来,而且管理人员的相对稳定让普通员工感觉失去了晋升的空间。”

  据记者采访的一些富士康员工反映,目前其每月的工资都提到了2000元以上,而且在上下午都有半个小时的休息调整时间,而且加班完全采取自愿的方式,但是其工作中遇到的困难依然面临无处申诉的问题。

  工伤也是让部分富士康员工承受较大精神压力的因素。据张伟透露,他所在的为服务器机箱进行冲压的车间,“一不留神就可能断手,2009年就发生了多次工伤事故”。

  一些员工还告诉本报记者,“富士康对于员工的心理辅导一直也不够,在连续发生自杀事件后也没有组织专门的心理辅导,在这样的情况下连续自杀的可能性就增加了。”

  另外一位来自广东茂名的打工者孙杰(化名)则告诉记者,“富士康的员工其实在内心都有一种不平衡,那就是我们生产的是全世界最好的产品,但是却拿着差不多最低的待遇。”

  谁的责任?

  对此,4月9日,富士康媒体办主任刘坤回应本报记者说,“其实中国都是这样的,生产出最好的产品,拿着最低的代工费用,这种关系是传递的。”

  他还表示,“现在关于富士康员工问题的争议,更多是第三方从外部做出的臆断,其实富士康的员工和企业当事双方并没有这么多的矛盾。” 此前,刘坤已对媒体承认,“近一两个月来,发生一连串突发事故,说明我们在管理上出现了问题。”

  按照富士康内部人士的介绍,目前80后、 90后的员工已经取代了老一辈员工的主体位置,但是如同其他企业遇到的情况一样,之前的老一辈员工在艰苦的条件下也能很好地工作,而新生代员工的生活条件虽然变好了,却出现很多管理上的难题。

  值得注意的是,4月9日当天,深圳沙井一家名为“万丰旭丰厂”的企业的一位18岁的湖南籍女员工选择了跳楼自杀,而当天南山区白石洲一位求职未果的22岁男子也选择了跳楼轻生。

  一位来自湖南的富士康员工告诉记者,本来毛利率就偏低的富士康为了应对员工待遇提高的成本压力,其管理上投入势必将有所减少,这可能是富士康员工意外事件不断发生的内因之一。

  对于富士康的员工“自杀事件”,著有《郭台铭与富士康》的财经作家徐明天认为,“显然这已经不再单纯是富士康的问题,在深圳的年轻打工者中,甚至大学生群体中,如果再不加以疏导和控制,其危害将非常大。”

  央视著名评论员王志安则告诉记者,失范型自杀的广泛出现容易传染,因此企业进行员工心理干预非常必要。王志安表示,在层出不穷的员工自杀事件背后,既有企业自身管理上的原因,但更多的是整个社会的不平衡给员工心理的冲击,其危害已经越来越大。

  本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虽然富士康内部也意识到了员工心理的问题,但是一直没有精力去处理,富士康集团工会副主席陈宏方告诉记者,富士康目前的普工大多数是80 后、90后,这部分群体自我意识很强,多沉迷于网络的虚拟空间,很少与身边的同事沟通,这也导致悲剧的发生。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快速注册新用户